今天在法霖,台湾来的师父给我们玩了个游戏。听着音乐,闭上眼睛,随意摇摆。我啊,和蔡依蓉站同一排...哈哈...其中细节是我们解决个人恩怨..就不说了。

白老师说,我还是很拘谨啊。到底有什么让我这么不自在?

我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啊,老师。我以为法霖,是一个唯一能让我松懈下来的地方....搞什么..原来我从来没轻松过。为什么连老师都觉得我一点也不放松?这个问题绝对值得深思。没有在享受音乐,而是在和蔡依蓉打闹,追根究底原来是我依然很拘谨啊。我忘了,自己对于她的影响力,有多大。我没有放松她自然也没办法轻松下来。对不起啊,间接性影响了你。

该深思的问题好多。

法霖的大家啊...我喜欢和你们一起上课。那感觉太舒服了。所谓的重视感、尊重感、合作感、家人感还有归属感,在这里一次过找齐。可惜,相处时间却只有那3个小时。绝对纯洁的地方,在这世界还有多少?

 

惨了我。好久没射箭、没跑步、没游泳、没骑脚车。我想念我的体力和时间。这段期间到底忙什么,忙得连运动都没时间去。开会、ORAL、慧苗培育营、饥饿30、生活营、音乐会、FOLIO、JAMUAN、interview还有公开赛,你们怎么一次过挤过来了。

喂喂。我现在要看多拉A梦、咸蛋超人都排不出时间啊。

 

什么距离什么陌生,不想管了。

包袱太多走不远的。

 

熄灯后,得到的也仍然不是宁静。

打包行李,周游列国去啦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reamsoaring 的頭像
dreamsoaring

[ 虎穴 ]

dreamsoar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